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报错(章节有误?)
听书 -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》第一章 破屋而出的小王爷 1/1
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景和三十年

帝京府

内城的一处幽静之地。

初春的夜晚,一间古色古香的大屋子里面,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“吹!吹!吹!”

“方块!方块!方块!”

“四边!四边!四边!!”

只见二三十个年轻男女围成了一个大圈子,吼得面红耳赤,神情亢奋。

不过他们大多数是围观的人,真正坐在大圆桌上的几个参与者,却大多都只是紧张的看着坐在正西面的一个少年。

少年年龄不大,长得剑眉朗目,天庭饱满,嘴唇厚薄适中,脸颊微圆,却并不显得胖。

他穿着一身月白降龙山水窄袖圆领紧身袍,头顶带着一顶黑色网巾,网巾边子却是一颗货真价实的黄金扣子,贵气之中又增添了一份潇洒。

如果仔细一看就会发现,不仅仅是他,包括在场的男女们在内,无论穿着什么样的衣服,衣服上的图案都有着各种龙,外加山河图。

在东方华夏的历史上,龙代表着的就是至高无上的君权,而山河图则是代表着江山永固的意思。

两者一同出现在衣服上面,只能是皇室子弟才可以拥有。

寻常人想要穿上,被抓住了的话,肯定是只有押到菜市口斩首的下场。

所以他们这群年轻人都是宗室子弟。

宗室子弟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深夜的这间大屋子里面、而且还如此亢奋呢?

这是很一目了然的事情——他们在玩牌局。

看这个样子,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。

打牌开局的时候,光是口令和套话就熟络得很,还知道制造紧张气氛。

少年没管那么多别的,正在小心翼翼的掰着字牌。

背后的人却比他更加紧张。

“好样的!方块出来了!!”

“哇噢,四边!真的是四边!!”

看着显露出来的四个红色方块边儿,后面的人一阵欢呼。

结果对面的人就不满意了。

一个最为健硕的男子瞪了大家一眼,对少年道:“铭淇,你搞那么多花样干什么?赶紧开牌!我这儿一对8,你能大过不?”

“对啊,我还是9的同花呢,你要开不出方块10,小同花都不行!”一个二十来岁的俏丽女子白着眼道:“搞紧的!我这一把要把你裤子都赢了!”

“哈哈哈,八姑,都已经方块四边了,不是9就是10,你慌什么?”一个干瘦男子嘻笑着说,“我看啊,您要是底裤都输掉了,今天怎么回家?”

“回什么家?赢光了老娘,我就住进裕王府了,和他亲上加亲!”女子毫不退缩的道。

少年都不理会他们的括噪,把盖住的牌重新又转了一个面儿,开始慢慢的翻了起来。

扎过金花的人都知道,其实乐趣的一半,都在这个翻牌看牌上面,那种逐渐揭开面纱的感觉,几乎可以使得人类喜怒哀乐情绪爆发,最让人感到刺激。

所以即便是少年横着翻了四边出来,却不直接甩牌,而是翻转到竖面来慢慢揭开,周围的人都没有任何不耐烦。

不过叫喊却还是有:

“有!有!有!”

“空!空!空!”

扑克牌的排列是有顺序的。

就拿现在少年手上的牌来说,如果是方块9,那么虽然横着是四边,但竖着却只有中间的一点,翻到竖着两排的第一二排之间时,就没有点数,而是要到正中间才有。

一排四边,两排八个,再加中间一点,就是9。

这便是喊“空”的术语含义。

如若是方块10,那么中间一排就应该有两点,第一点你只用翻出四分之一不到,就能看到那一点。

因此,少年只要提前能看到一点,那么就铁定的是方块10了!

按照牌型来说,以方块10为首的三张同花,不但大过了女子手中的9同花,更远远大过了一对8。

但如若是方块9,最大点数相同,第二大的点子却只有5,而女子是6,所以也是他输。

幸运的是,少年翻到了竖着的第一排中间时,牌面上便露出了尖尖的一点痕迹。

“耶!!”

身后的一个胖子马上欢呼起来:“方块10!赢了!赢了!铭淇赢了!!”

少年此时也松了一口气,满足的把牌甩在了桌上,“不好意思各位,我通杀!”

“玛德!”

健硕男子猛拍了一下桌子,站起来道:“柳铭淇,我们……”

“砰……”

他话都没说完,外面大门忽然被人撞开了。

只见一个带着青皮小帽的小厮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,慌乱的道:“殿下,不好了,绣衣卫的人杀过来了!快跑啊!”

众人顿时一惊。

还没等他们询问,就听到了院子外面有了嘈杂的声音和密集的脚步声。

“完了完了!”

有人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一群人别看刚才亢奋得很,此时却吓得发抖,连刚才很男子气概的八姑,也是脸色苍白。

好一个少年!

唯独他此时还算镇定,扯开嗓子吼道:“你们还呆着干什么啊?快跑啊!四面八方都是门,能跑掉就跑掉啊!”

对!

人们此时已经是无头苍蝇,听到了这个建议,乍一听觉得很有理,于是一窝蜂的就冲向了前后两个门,想要趁黑趁乱跑出去。

结果他们这群养尊处优的宗室子弟,怎么可能是朝廷最凶残的绣衣卫的对手?

大部分的人都还没有跑出院子,就被前后包抄的绣衣卫给抓住了。

绣衣卫制服是红色,只见此时院子里满是大红色。

有几个机灵一点的想要爬墙出去,也被绣衣卫给拖了下来。

也幸好绣衣卫明白今天要抓捕的是什么人,总体说就是抓住了便算数,并没有像寻常那样,先直接一刀鞘砸过来再说。

可饶是如此,一阵痛呼还是此起彼伏的。

眼看着混乱的形势就要平息,忽然间“蓬”的一声巨响。

所有的人下意识的就望向了巨响之处,只见顶部屋檐的下方破了一个大洞,而一个矫健的身影已经扑到了靠着屋子的那棵橡树上面,并且飞速的爬向了上面,眼看着就要顺着枝干爬出院子了。

一个绣衣卫下意识的就拿出了自己特质的弹弓,另外一只手伸进怀里去拿铁弹。

旁边的同僚赶紧的压住了他的手:“你疯了?这起码都是小侯爷!说不定还是小王爷!你的铁弹弓要是打中了,都不用皇上杀你,都督就得剥了你的皮!”

绣衣卫吓了一跳,手立刻停下。

就这么一耽搁,已经看不到偷跑之人的身影了。

绣衣卫们不知道跑掉的人是谁,但在火把大亮,挨个儿的清人登记的时候,这群聚赌之徒面面相窥,自己就知道是哪个人幸运的成了漏网之鱼。

“驴日的柳铭淇!太没有义气了!王八蛋!!”

八姑忍不住便破口大骂。

旁边一群人虽然没有跟着骂,但纷纷的点头。

这不明摆着的吗?

场地是柳铭淇提供的,而他居然能最后逃脱,显然是早有准备。

可怜了自己这群人被他蒙在鼓里,什么应急方法都不知道,也就不能跟着他爬树逃跑,甚至还为他打了掩护,最后只能落得被抓获的下场。

你说他们怎么能不痛恨跑掉的少年?

正巧八姑旁边的那个绣衣卫,便是刚才想要摸铁弹弓打逃脱之人的那一位。

听到了八姑喊出“柳铭淇”的名字,他忍不住菊花一紧。

柳是国姓,在场的聚赌人员都姓柳,这一点没错。

身为绣衣卫,需要记住许多情报,所以他当然还晓得,当朝皇族的下一代男子便是以“铭”字为辈分的。

这柳铭淇的名字他也很熟悉,不就是裕王爷的世子殿下吗!?

幸好幸好!

老天保佑,让自己逃过一劫呀!

……

注:关于“殿下”的用处,众说纷纭,有说只能皇子、公主用,没有封号的皇女都不能用;也有说亲王、亲王世子、郡王、郡王长子皆可用。

查阅了书籍后发现,迄今为止并没有哪个朝代对此有明文规定。且诸多写书人的著作之中,也有把世子称为殿下的,比如徐凤年世子殿下。所以本书也称亲王、亲王世子、郡王、郡王世子为殿下,敬请知晓。

本书关于皇亲宗室的各种设定,同别的历史书不大一样,加入了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揣摩,或许能让大家感受到一点点新意。

另外,虽然本书准备写得轻松一点,但对于符合古代事实的要素,还是力求能贴近当时,如有不经考究出现差错的地方,望诸兄给予批评和指点,先行叩谢。

唐韩滉《判僧云晏五人聚赌喧诤语》诗:“白日既能赌博,通宵必醉尊罍。”唐代便既有“聚赌”,又有“赌博”,故本书不用“博戏”这种古语。

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